從少女變娼婦


總是看到媽媽和很多的叔叔伯伯來往,只是因為年幼並不懂他們為何總是要進房關上門談事,而媽媽也沒針對我的疑問回覆清楚的答案,只表示他們全是家裡經濟來源的恩人。
其中一個禿頭肥肚的男人叫做李叔,總是每次在離開家之前會偷塞幾千元給我當零用錢,而我也在還不懂事的情況下笑著叫他乾爹,答應以後讓他教我當女人該知道的知識。
自從上了國中後開始學到男女間的親密接觸,也在一次偶然下從沒關好的門縫看到男人趴在媽媽身上激烈的抽動身體,只見媽媽在男人喊著要射精的同時也大聲呻吟使我立刻變得面紅耳赤。
知道那種肉體接觸叫作做愛之後便趁著夜晚上網找相關知識,意外知道媽媽就像妓女般把和他們上床當成工作,然而也不知道為何我並沒有覺得媽媽下賤,反因為想到她被那麼多人當作玩偶操而覺得興奮。
尤其知道當初我是在她以前賣淫時被客人搞大肚子留下的雜種,而媽媽堅持生下之後繼續接客賺錢把我養大,心想自己也許會步上她的後路賺錢讓她養老,飄過的想法使我更想去熟知男女之間的性事。
從隔天開始注意到嫖完媽媽的男人在離開家前總會偷瞄我一眼,似乎是打量著我的胸前已發育到乳房微脹,沒想到視姦的猥褻感竟然讓我在睡覺時幻想被姦的景象,淫蕩的血統使我在不知不覺中學會了自己揉胸插穴自慰。
努力壓抑自己的慾望又過了一年,十五歲的我完全遺傳到媽媽爆乳翹臀的優良基因,豐滿的D罩杯已挺脹到快撐破制服的鈕扣,而那些男人亦是一天比一天還要好色的窺視著我。
感覺彷彿三十幾歲的媽媽正漸漸失去對他們的誘惑,而我發育中的處女青春肉體給了他們致命的吸引力,以往只是離開前打聲招呼的動作變成了勾肩摟腰,我也發現自己並沒對故意碰觸到乳房的動作有所排斥。
男人:越來越漂亮了!跟你媽一樣是個辣手的。
我:不要摸了啦!被媽看到你就完了!手掌從摟腰變成隔著制服摸揉乳房的動作讓我也感到興奮,在我沒有阻止下只見他趁著空檔將手直接伸入胸罩裡抓揉,而嘴唇在沒想防備的瞬間被他用嘴貼上舌吻。
初吻被強奪的感覺卻反倒使我陰道變得濕透,沒想到乳房被同時使勁揉搓的刺激感更讓身體變得飢渴,這時媽媽從浴室出來的開門聲才使他趕緊轉身離開,而在我要進房時似乎被媽媽瞄到制服的釦子已被解開。
媽媽:明天你乾爹說要替你補過生日,待會我帶你去買些新衣。
我:哦…好……在浴室裡沖洗身體時仍殘留剛才被揉奶的觸感,手指在幻想中不自主的插入陰道帶來陣陣愉悅的快感,男人的愛撫挑逗彷彿讓血液中淫蕩的血統完全甦醒,一直連續自慰到高潮腿軟才趴靠著浴缸癱喘。
原本總是挑選素色系內衣褲給我的媽媽在今晚變得異常,【】刻意選了幾套就破萬的蕾絲內衣褲給我當生日禮物,然而穿戴起來的效果讓乳房變得集中飽滿,對於自己能更誘惑男人的視線也讓我相當開心。
和乾爹一起用餐的過程裡輕飲了幾口啤酒,不勝酒力的感覺使我微暈到有點想睡,結果只好在媽媽和乾爹的協助下被扶回床上休息,茫茫然之中感覺到身上的內衣褲正被雙手一一脫落。
我:啊~不要……好癢……睜開朦朧的雙眼看到模糊的人臉貼靠在雙腿之中,陰戶被濕滑的舌頭來回舔弄使身體變得更加燙熱,舌尖鑽進陰道的刺激感使我忍不住的發出呻吟,舒坦到全身顫抖的高潮餘韻宛如升天般的享受。
一直以為自己是酒醉才會感覺春夢那麼真實,直到雙腿被微微扳開有著火熱的肉球撐脹穴口才使我瞬間驚醒,眼看著乾爹全裸的跪趴在我身上用龜頭抵著穴口,粗大的肉棒在我來不及出聲阻止下已狠狠的刺入體內。
我:啊!!!
李叔:好緊!小菲的處女穴好舒服!我:不要!好痛啊~快拔出來……只是潰堤的淚水沒得到乾爹的憐憫反而增長了他的獸性,一次比一次粗暴的抽插力道讓陰道變得更痛,在承受幾十下激烈的衝刺後感到有股熱液灌入體內,等他起身只見粗大的肉莖上已經沾染了鮮紅的血水。
我:嗚…嗚……李叔:你不是答應過乾爹要讓我教導你成為女人的事!放輕鬆點好好享受!我:不要……人家小穴好痛……雖然盡力掙扎著想推開他肥胖到的身軀,力量上的差異卻反使我被壓制住雙手又被強硬的再次插入,沒想到側躺的姿勢竟使性器結合的更加緊密,子宮被衝撞到的感覺使我在高潮痙攣後失去力氣。
李叔:射在處女穴好舒服…現在讓我嚐嚐柔嫩的奶子……在無力掙扎下被含著奶頭又舔又咬,舒坦的挑逗刺激讓我又不自覺的發出呻吟,心裡壓抑的慾火在乳房被雙手揉搓下瞬間點燃,腰臀開始主動的配合著肉棒抽插的動作激烈扭動。
李叔:呵…終於發浪了!早猜到你跟你媽一樣騷……躺在床上的身體配合著換成趴跪的姿勢享受他從背後插入,肉棒完全深插進體內摩擦子宮口的感覺使我雙腳不停發抖,雙手從背後抓著乳房使勁揉擠的快感更讓我像痴女般流出口水。
我:好爽…乾爹好厲害……李叔:我為了操翻你這小淫娃還特地吞了壯陽藥!在第三次內射後依然被他繼續姦淫,藥效的發作竟然使他的肉棒依舊堅硬無比,越來越酥麻的感覺使陰道變得異常敏感,激烈到子宮痙攣的高潮使我再也顧不了自己的形象。
我:乾爹…小菲還要~好愛被大鷄巴插穴的感覺……李叔:乾爹把你幹到懷孕好不好? 慧萍幫你準備的避孕藥就別吃了!我:好…小菲的肚子要被乾爹幹大了……肉棒抽動的力道在我答應被幹到懷孕後變得更加激烈,每一下猛插彷彿都想把龜頭插入子宮裡那樣的粗暴,浪蕩的叫聲迴盪在房裡使氣氛變得異常淫靡,子宮在他第四次射精的同時飢渴蠕動著像是想將大量精液吸入腔內。
李叔:啊啊…射了…陰道收縮的好激烈……內射的衝擊使我頭暈的趴在床上急喘,感覺整個陰道裡面似乎已被乾爹用精液灌滿,然而他的體力彷彿在連續射了四次之後也到達極限,隨即要求我用嘴吸舔乾淨那根沾滿黏滑精液的肉棒。
李叔:用舌頭把精液舔乾淨然後吞下去!舌尖在舔觸龜頭和莖根後沾上大量精液,不習慣腥臭的氣味使我頓時有噁心反胃的感覺,強忍著反胃的衝動閉上眼將精液一口嚥下,卻發覺自己似乎一點也不厭惡這種黏稠的口感。
李叔:好吃嗎?我:還不錯…只是氣味好重哦…李叔:看你吞完還舔唇就知道你喜歡,好好調教以後一定比你媽騷!我:那乾爹…不教我怎麼含大鷄巴嗎?李叔:呵呵…就這樣用嘴唇先含著,然後……邊聽他的解說邊將嘴唇含住龜頭摩擦用舌尖輕輕的來回搔舔,緩慢的讓肉莖往嘴裡插入一邊溫柔的吸吮,似乎青澀不熟練的動作反倒激起了乾爹的獸慾,原本微軟的肉棒立刻在嘴中再次脹大變得堅硬。
我:嗚…乾爹的鷄巴好粗…順勢的讓肉棒插的入更深使龜頭抵著喉嚨摩擦,舌尖來回舔著莖根的部分使他發出低沉的讚嘆聲,也不知道是乾爹已經累到無法克制射精的衝動還是我含屌的表情太騷,一沱腥濃的精液瞬間直接爆射在我嘴中。
李叔:啊~我:嗚………大量的濃精隨即在嘴裡散發出腥臭的氣味,我依然含著龜頭繼續從馬眼吸吮濃稠的蜜汁,直到乾爹喊著投降才吐出他那根正慢慢軟掉的肉棒,而我也開始愛上被口爆和吞精時的快感。
李叔:不行了!我累壞了……我:那睡覺吧…抱著我……在他的摟抱下意外感到彼此分享體溫很舒服,而被連續幹了那麼多次也已讓我感到疲累,昏沉的睡夢中突然被敲門的聲響吵醒,睜開雙眼看到媽媽站在門口催促我和乾爹趕緊穿好衣服。
媽媽:你還不換制服去上課,快遲到了!我:哦…媽媽:老李!你也該回你家了吧?李叔:急什麼…慧萍你去打電話幫小菲請假吧!起床硬成這樣讓我再幹一次!我:……媽媽:真受不了你!看到媽媽沒離開房間反而拉著書桌的椅子坐在一旁,乾爹也不理會媽媽在觀看便翻身趴在我的身上,由於陰道裡還殘留著他之前連續射入的精液,粗硬的大鷄巴輕易的就插入我濕潤的肉穴裡不停抽動。
我:啊…啊…彷彿因為媽媽旁觀的關係讓我非常羞愧又興奮,被激起的慾望使我主動抓著乾爹的雙手揉搓乳房,兩人的舌頭激情交纏著摩擦使嘴裡全是混合的口水,親密做愛的感覺隨即讓我高潮到全身顫抖。
李叔:快要射了!我:嗯…一股熱流灌入體內的衝擊使我發出嬌媚的聲音,看到乾爹在拔出肉棒後便起身含著沾上精液的龜頭吸吮,當意識到自己已經忘了媽媽還在一旁觀看我發騷的模樣,隨即拉著棉被遮掩自己裸露淫亂的身體。
媽媽:去洗澡吧~我待會幫你打電話請假。
而在乾爹穿好衣服後便往媽媽走去,從放在地上的袋子裡拿出幾疊千元鈔交給媽媽,感覺彷彿乾爹和她早就談好昨晚把我的處女膜開苞,差別只是酒醉的順勢發生而不是被壓著硬上。
乾爹:那我走囉!來!小菲這包給你!媽媽:你自己收著吧!這是他開紅給你的…雙手接過乾爹遞上有重量的紅包,發現從媽媽眼中似乎透露著些許無奈和內疚,然而我和媽媽在乾爹離開家後依舊坐著沒有說話,只見她拿出香菸點上火靜靜的不發一語。
我:別在我房裡抽菸啦…媽媽:喔…我:怎不先讓我知道呢?媽媽:你會恨我嗎?我:床跟棉被都被血跟精液弄髒了…你負責洗!媽媽:其實已經有很多客人要我叫你一起下來賺…那天又看到阿凱趁我洗澡時抱著你吃豆腐……我:……媽媽:而老李以前就提過想買你的初夜,我是在昨天才臨時決定同意他的提議。
我:哦…看著媽媽憂鬱又內疚的語氣讓我覺得沒必要再假裝生氣,只是看著桌上大概三十萬的現金使我想狠凹她一筆,至少那是我被開苞累了整晚賺來的金錢,沒逛街揮霍一下似乎就太對不起自己。
我:那是不是該買些成熟點的衣服慶祝你女兒變女人了?媽媽:是是是!大小姐想去那逛?在幾間店裡搜刮不少性感的服飾後找了間餐廳吃飯,我在媽媽的勸導下還是乖乖的吞下避孕藥,並且也同意至少在高職畢業後才會被幹到懷孕,接著便彼此坦誠的開始討論我也在家兼差賣淫的事。
商討後的結果媽媽決定選乾爹和紹興叔來對我先進行調教,穿著黑紗蕾絲的內衣在房裡聽到他們進門的聲音,然而一次要面對兩個男人確實讓我有點害怕,便開門走到客廳想喝點酒替自己壯膽。
紹興叔:奶子越來越大了!屁股的弧度也很漂亮…我:什麼阿……李叔:呵…你可別看她這樣,我乾女兒被幹到發騷起來可比慧萍還要浪!紹興叔:真的?待會讓叔叔看你有多淫蕩!我:討厭…媽媽會選紹興叔的原因是說他對肛交比較溫柔,在幾個會要求玩肛交的客人裡面只有被他幹的比較舒服,從媽媽手上接過紅酒後便直接一飲而盡,身體隨即因酒精發作開始發熱冒出香汗。
紹興叔:有心理準備了?我:嗯…紹興叔:我一定會幹到讓你愛上肛交的!李叔:別那麼狠!先讓她習慣吧…媽媽:那我去睡了,你們倆走的時候記得關門。
微暈的被乾爹和紹興叔扶進房間躺在床上,胸罩和內褲隨即被他們脫下變的全裸,乾爹馬上把我的雙腳掰開用舌頭舔著蜜穴挑逗,陰道被舌尖插入的感覺立刻使我發出嗲聲呻吟。
原以為紹興叔會馬上進攻我的屁眼進行調教,嘴巴突然被他用舌頭伸入攪和的感覺反倒使我身體一顫,胸前軟嫩乳房被雙手使勁的搓揉玩弄奶頭,被激發的慾望使我飢渴的主動撫摸他們的堅硬肉棒。
紹興叔:你真好色!想肉棒被幹了?我:嗯…人家想要大鷄巴插……李叔:那想要我們怎麼玩? 輪流先在陰道裡內射一次?我:晚上人家是你們的人了…想怎麼幹都可以……李叔:翻過來跪著!身體隨即照乾爹意思變成狗趴的姿勢,臀部立刻被雙手扶著用龜頭摩擦濕潤的穴口,舒坦的觸感使我更加感到飢渴期盼大鷄巴的插入,陰道瞬間被撐開的感覺爽到使我不停哀嚎。
紹興叔這時扶著他的大肉棒插入我的嘴裡,宛如在幹小穴一般的來回抽動直頂喉嚨,被一前一後同時姦淫的感覺使我更是興奮不已,忘情的用手不停揉搓隨著身體甩晃的奶子。
紹興叔:老李阿!你口交技術教的這麼爛怎行!李叔:我那天的精力都被她的騷穴吸乾了,那還有體力教……紹興叔:呵呵…那讓我來吧!突然感覺頂著喉嚨的龜頭正使勁的想往食道裡插入,從之前偷看的謎片知道這是叫作深喉嚨的技巧,順勢著微微仰頭讓粗莖更方便的深插,沒想到龜頭塞在食道的感覺竟是那麼痛苦。
紹興叔:流眼淚了? 忍耐一下!以後多吞幾次就習慣了。
本來想趁著乾爹推送屁股的動作趁機吐出紹興叔的肉棒,沒結果他迅速的再次插入反而使龜頭往食道裡插的更深,身體因為連續高潮開始劇烈的不停顫抖,更多的淚水使得眼前的視線變得更加模糊。
李叔:射了!紹興叔:忍真久!一起爽吧!陰道和食道同時被灌入大量精液使我瞬間陷入恍神,紹興叔在拔出肉棒後